7月新增信贷几乎全是房贷 私人部门相当疲弱
来源: 发布时间:2016-09-20 11:15:56

事件:金融数据

今日公布7月金融数据,全月信贷4636亿元,M2增速10.2%,均低于我们预期。

我们先来看下7月信贷数据的结构,如下图所示:

了解信贷结构

信贷数据少于预期,那么自然就需要从信贷的结构上,去看看是什么类型的贷款少了。

所以,我们先来认识下,这几类贷款各自代表什么。目前,央行把每月信贷划分为以下六类:

各类信贷

(1)个人短期贷款:

个人的期限一年以内的短期贷款,包括个人消费贷、经营贷、信用卡透支等。消费贷和信用卡透支就与居民消费活跃度有关,经营贷则和个体户的经营有关。个人短期贷款资金均不允得用来投资股市、房地产等,但在股市、房市向好时,很难杜绝。

(2)个人中长期贷款:

一年以上的,主要包括住房按揭、商用房按揭、汽车贷款等。其中,住房按揭是最为主要的。不管房市好坏,每月总会有刚需购房的,所以个人长贷数据每月都较稳定。

(3)对公短期贷款:

企业申请的一年以内的短期贷款,一般是流动性贷款。实践中,由于中长期贷款条件较为苛刻,申办流程复杂冗长,一般中小微企业、民营企业都是申请短期贷款。这就造成了中小企业“短贷长投”,存在错配风险。

(4)对公中长期贷款:

一般只有大中型企业、央企国企、政府背景项目,才能申请到中长期贷款。

(5)票据贴现:

一般也是中小微企业、民营企业的融资工具,同时,还是银行在信贷需求不足时,用来先把信贷额度“占用”下来的工具(待到有信贷需求时,再把票据转贴出去,腾出信贷额度)。

(6)非银金融贷款:

银行投放给非银行金融机构(券商、保险、证金等)的贷款。正常情况下不多。

由此可见,由于不同信贷代表着不同的申请人和投向,所以信贷结构是能够反映很多信息的。

7月信贷结构:并不太异常

然后,我们来看看7月份各种信贷的金额:

7月各类信贷金额

(1)个人短期贷款,-197亿元:金额变化较小,基本正常。但历史上看,有两点规律:一是,个人短贷一般在年内呈前高后低分布,年初申请多,下半年少,可能是因为下半年陆续还款。二是,7月本身是短贷的小月,近年的4月、7月、10月均出现余额下降的情况,主要是因为季末银行会为考核而冲业务规模。

(2)个人中长期贷款,4773亿元:持平于前几个月,但同比多增。个人长贷主要是住房按揭,目前每月维持在5000亿元上下,波动小,但比往年要大,往月均仅3000多亿元。这主要是因为房价上涨,居民杠杆购房的力度加大(表现为,全款买房的人比例少了,首付的比例少了)。

(3)对公短期贷款,-2011亿元:和个人短贷一样,有季节性,7月是小月。2014-2015年也是7月为负,比如2015年7月也是下降2300多亿元。所以,历史比较来看,7月这个数字并不能说太异常。

(4)对公中长期贷款,1514亿元:感觉比近期略少了点,但并没有明显异常。主要是政府项目,和政府稳增长政策有关,年初投放力度大,下半年会略少些。

(5)票据贴现,276亿元:金额较小,去年7月为2567亿元,但今年以来数字都不大。预计和近期行业内票据大案频发,监管加强业务整顿有关。

(6)非银金融贷款,55亿元:正常,平时金额变动就不大。去年7月为异常值,因救市而放8864亿元。

主要是去年票据贴现、非银金融贷款太高。如果除去这两项,把其余部分相加,则今年7月为4300亿元,去年7月为3369亿元,同比多增,并无太多异常(或者虽异常,但都有合理解释)。

所以,跟去年7月相比,

7月累计数据更不妙

7月当月数虽无太多异常,但1-7月的累计数,则能找到问题。

首先,我们看下数据:

从2013-2015年的1-7月累计数字来看,今年显著下滑的,主要是个人短贷、对公短贷、票据贴现、非银金融贷款。

其中,今年票据贴现仅7731亿元,大幅低于2015年,但如果结合2013-2014年数字来看,2015年才是过高的异常值。2015年贴了这么多票,明显异常地高,不排除里面有很多违规的勾当。所以近期票据案例频发。今年整顿,数据回归正常(同时还可看到未贴现银票也大幅下降5000多亿元),是合理的。

非银金融贷款,则如前如述,是2015年因救市而产生异常值。

分析的重点落在对公短贷、个人短贷上。

两者确实是低于往年,其中个人短贷还是2014-2016年连续三年持续下降。

个人短贷(经营贷、消费贷等)、对公短贷(私企、中小微企为主)代表着私人部门的信贷获取情况不佳,两者低迷,反映出私人部门消费、投资的低迷。今日公布的M1、M2增速剪刀差继续扩大,同样反映出企业部门投资意愿不强。

但1-7月累计数据则更明显地反映出个人短贷、对公短贷的疲弱,也就是私人部门的信贷疲弱。

正如前文所述,7月信贷并不太异常,

进一步分析

私人部门信贷疲弱,这只是一个现象,我们要进一步分析其背后的原因。

那么,是银行惜贷不够投放呢,还是私人部门的有效需求不足呢?当然是两者兼有,甚至有时,这两个原因本身就是一码事。

因为,在经济下行期,银行惧怕风险,所以提高了信贷审批标准。这时,很多原先能拿到贷款的小企业,变得达不到标准了。但是,银行所谓的“有效信贷需求”是指达到其信贷标准的信贷需求,所以这也被表述为“有效信贷需求不足”。当然,这里并不是责备银行,这其实是在经济下行阶段银行的理性选择。

私人部门信贷不足的背景下,需注意以下行业影响:

行业影响

(1)信贷疲弱影响资产质量:银行信贷回避了风险较高的私人部门,有可能暂时使其账面不良企稳(因为风险较高的贷款类别被回避了),但长期看,这对经济增长造成负面影响,根本上还是影响银行资产质量的。而且,对于部分还未抽回的私人部门贷款,则有可能恶化其风险。

(2)惜贷反映了银行经营压力:惜贷行为的加剧,也反映了银行自身经营压力加大,比如不良处置压力较大。历史上看,银行不良包袱过重时,都会影响正常的信贷投放。

(3)私人部门的信贷疲弱,使银行放贷更加依赖政府部门和房地产销售:7月信贷几乎全是个人按揭,另有对公长贷(多为政府部门)。房地产价格目前已处高位,居民购房杠杆被迫继续提升。若价格再走高,影响销售,则会导致按揭信贷需求也走弱,到时候每月信贷投放就更成问题了。且资产价格风险也更集中。

(4)惜贷反映了我国急需逆周期监管:银行惜贷是经济周期中的正常现象,不必责备银行,逆周期的监管有助于缓解这一现象。因此,目前监管宜实施逆周期放松管制,弱化银行的部分监管指标,为其松绑,在其处置不良、核销、考核等方面给予便利,提高其放款意愿。

总结

7月信贷数据低于预期,但不算太异常(或虽异常,但可合理解释)。而1-7月累计数据则显示,私人部分信贷非常疲弱。

私人信贷疲弱反映了有效信贷需求不足,同时也是银行惜贷的表现。

银行惜贷将加剧风险,自身经营压力较大,并且使放款业务更加依赖政府部门和房地产销售。

此时,急需监管实施逆周期监管政策,缓解惜贷。

猜你喜欢